宝卷

【咕咚】观察员 *ABO

芝士买三斤打五折:

*有点长的ABO标记车 全文1w+ 


请安心食用!喜欢的话记得评论点赞推荐嗷!



——
1. 


李懂觉得自己最近出了点儿问题。 


他受过最严苛的抗压力测试,能在战场任凭炮火从身边掠过,一动不动地趴上半天,好像那些炮弹永远不会在他的体内爆炸、燃烧。 


他可以在清醒的时候控制自己专注目标,但无法控制自己的梦。 


他一遍遍梦着碧海蓝天,翻腾的海浪、薄薄的、如同丝绵般的云彩,小艇拨开海水,发动机和直升机的螺旋桨一齐轰鸣,枪声、吼声,强烈的后坐力,海水的咸味、硝烟味萦绕在鼻腔,一双手掌推开推开自己的肩膀。 


以及,温热的血溅在脸上。 


罗星向后倒,再倒。 


瞄准镜偏离目标,失去目标。 


 


“他的脊柱神经被打断了。” 
 
 
2. 
李懂坐起来,心脏狂跳。 


床头的表显示凌晨五点整,窗外漆黑一片,上铺一点儿声音都没有,静的吓人。 


李懂听了会儿,确认只有自己的未平息的心跳声,才用被子裹住脸,擦掉脸上的汗。 


他整理好内务,从枕头下面摸出来张纸,从头到尾看了一遍,认认真真叠成四方块,又给塞回去了。 


起身刚出门便撞上顾顺,来人满头大汗的往屋里冲。 


“诶你等会儿,”顾顺拉着李懂,拿胳膊抹了下头上的汗,“跑步,去不去?” 


李懂被拽回屋子,一言没发的坐回床铺。 


顾顺一边走一边脱了衣服,露出宽阔的背和厚实的肌肉,他打开水龙头擦脸,冰凉的水珠的顺着下巴跟滑滑梯似得挨个滚下去,在整齐的腹肌上溜出几道水印。 


他总有办法给自己加码训练,早操前往往得练的一身大汗,不知道哪来的这么茂盛的精力。 


“你怎么起这么早啊,才五点多点儿。” 


顾顺从洗手间里走出来,赤裸着上身,脖子上搭了块毛巾,弯着腰在储物柜里找干净的衣服。 


“醒了。” 


李懂揉了下眼睛,有意无意地躲开顾顺的背影。 


为了即将发生的事考虑,他停止了抑制剂的摄入,虽然因为身体缺陷本来就闻不到多少信息素,但他已经能隐约地感受到顾顺纯正的alpha气息。 


霸道、强硬,侵略性极强。 


李懂把手伸进了叠好的被子里,指尖碰上那页折出尖锐弧度的薄纸。 


“走了。” 


顾顺拍了下连接上下铺的楼梯。 


李懂触电一般的抽出手,跟着顾顺走出房门。


——
以防万一走评论!




评论

热度(5415)